拜托了!爸爸!

拜托了!爸爸!

已经是16岁的夏季了吧!
我被按在温热的地板上。双手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攥著。校服上衣被撩到胸部和脖颈之前。微微隆起的乳房满是唾液和汗水的混合物。校服裤子早已不知被扔到那里去了。衹知道我的小熊内裤挂在卷曲的大腿上。
下体灼热的坚挺在奋力的顶著。湿乎乎的,粘粘的。
我的身体越来越热,仿佛在发高烧似的。
我这个年纪的女生,本该和男生牵牵手都会脸红的吧。而我却在做著大人的事情。这样,好不合常理呢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好热!
夏日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好热。汗水顺著脊背往下流。
宝儿的绯红的脸,好像喝醉了酒一般。气息紊乱,嘴巴微张,喘息著。头发散乱的铺在地板上。稚嫩的呻吟声,已经变得有些沙哑。每一声娇喘,都令我心生罪恶!
宝儿是那样的信任著他的父亲。
而他的父亲却亲手将这信任摧毁!
那一夜那个父亲像著了魔一样,把有自己一半基因的处女膜捅破。却没有体会到一点性的快感,或者是对少女身体拥有的喜悦。
那个魔鬼一般的父亲,就是——我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不止一次的,爸爸在我学习的时候,闯进我的房间。将我按倒在书桌上,一把将我的裤子和小内内扯到脚踝上,把衣服撩上去,露出我还在发育的小乳房。
迫不及待的将他的东西顶进我的身体。
一边著魔似的叫著我的名字,一边将我的身体撞向书桌。
最后,将那个会让我怀孕的东西喷射在我的身体里。
之后,再把我搂在怀里,不住的道歉。
说著「对不起」、「原谅我」之类的话。
一次,又一次……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那是几十年前了。
在我上小学的时候,妈妈偷情被爸爸堵在家里的床上。妈妈和那个男人打破了爸爸的脑袋,也打破了他们的婚姻。
我被法院判给了爸爸。但是,爸爸却从此一蹶不振,终日酗酒。在一次喝醉后,被迎面开来的货车撞死了。有人说,爸爸是故意撞上去的。
我恨那个女人!如果她不是生我的人,我一定会杀了她!要不是这淫荡的女人,爸爸也不会死!她就是杀人犯!刽子手!
我在大学里混日子的时候,一个女孩儿走进了我的生活,点亮了我的世界。
毕业后,我们结婚了。很快,又有了我们可爱的女儿。
但是,我挚爱的妻子,在女儿两岁的时候,因一场交通意外,离我而去。我颓废了几近半年,如果没有我们的女儿需要抚养,我很可能就随老婆去了。
从此,我的生命里衹有我的女儿——宝儿。
工作?不过是为了能让宝儿更加幸福罢了。
朋友?不需要的。
我所有的业余时间,所有的精力,都衹能,也必须是,用来陪伴我的宝儿。
宝儿成了我的世界的中心,她就是我的天使。因为宝儿,我才有了活下去的理由和勇气。宝儿就是我的一切。
直到有一天,在肯德基,我看到宝儿和一个小男生有说有笑的吃著东西。桌子上摆著一束玫瑰花。
我突然意识到,宝儿虽然身材小巧,我也把她打扮成小萝莉的样子。但是,不得不承认宝儿已经是大姑娘了。
宝儿那么漂亮,在学校一定很受学生欢迎吧。看那男生满脸通红、兴奋的样子,就知道了。
曾经被人打趣,女儿是给别人样的,迟早是要嫁做人妇的。但是,我从来没有放在心上,总觉得那一天离我很远。但是,我错了!眼前的一切告诉我,那一天近在咫尺!
我感觉胸口很是憋闷!透不过起来!越来越闷,几乎要窒息了!
宝儿,我的女儿!很快就会离开我?!她就要离我而去?!她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宝儿?!不!
如果我没了宝儿……
我还剩下什么?将一无所有!!!!!!
我的母亲也是,宝儿也是。怎么可以就这样随随便便离开最爱她的人,轻轻松松、毫无愧疚的,和别人男人在一起?
怎么可以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虽然,我已经是高中生了,但是,矮小的个头和纤弱的身体,使得我经常被误认为小学生。看著班级里一对对亲昵的情侣,我好羡慕啊!但是,谁会看上我这「小学生」呢!
「有爱我的爸爸就足够了!」,我如此的安慰自己。
直到有一天,我在书店遇上了我们班的班草。我们一起选书,一起买文具。
中午的时候,他请我吃肯德基。
他去了好久的洗手间。等回来的时候,他手里竟然多了一束玫瑰花。
竟然是送给我的!我好像在做梦一样!好幸福!
但是……
傍晚,回到家。
客厅的关著。爸爸坐著沙发上一口接一口的抽著烟。满屋子都是烟味,呛得我一进门就咳嗽。
爸爸见我回来,猛地起身,将我逼到墙角。脸上没有平日的慈爱和宠溺,有的衹有愤怒、狰狞。
爸爸嘴角颤抖著,声音也在发抖。他咄咄得的问我:「今天去哪了?」
「和谁在一起?」
「都干了什么?」
我本想告诉他,他的女儿被表白了。他的女儿不再是别人眼中长不大的小女孩儿。但是,我被爸爸扭曲的表情吓到了。我从没有见过如此的爸爸。好可怕!
爸爸的手捏的我很疼很疼。爸爸不顾的哀求,一直重复的同样的问题,声调越来越高。
我真的被吓到了!吓坏了!吓蒙了!
慌乱中,我撒了谎!
我说,我和小玲在一起。买书,看衣服什么的!
不想,爸爸听完,一把将我摔在地板上。顿时,头昏眼花,眼前一片蓝。
待我再次看清眼前的东西时,却是爸爸拿著我的书包,扯开,掏出那束玫瑰花。疯了一般的将花朵扯碎,破烂的花瓣散落一地。
那是我人生收到的第一束玫瑰花!
「爸爸……」,我刚要问这究竟是为什么?我究竟做错了什么?
爸爸欺身压倒我身上。撩起我的小短裙,一把扯下我的小内内。悉悉索索的脱了他的裤子。一个灼热的长条贴在我的下腹上。
「爸爸——」,虽然不敢置信,但是我已经意识到爸爸要对我做的事。
我一边向外推他,一边哀求道:「爸爸——啊——放开我——我是您的女儿啊!」
爸爸的身体一震,但是,也衹是顿了一下。对上我的样子,痴痴地说:「宝儿是爸爸——宝儿是爸爸——那个男生不可以——不可以——」
难道?爸爸都看到了?!
但是,为什么这么生气啊?因为我早恋了?我们衹是逛逛街。我并没有答应他交往啊,我还在考虑的。
完全搞不懂啊!爸爸!为什么?!
「爸爸——不要啊——妳听我说——」,我奋力的挣扎著。但是在爸爸强壮的男性身体下,我弱小的如小学生的身子,所有的挣扎似乎都是徒劳的。
「谁也别想——谁都不可以——谁都允许——女儿是我的——我的——」,爸爸低吼著。
那个灼热的东西已经抵在我的下面。
「爸爸——求妳——不要啊——」,我绝望的哀嚎著。我已经感觉到,那个东西已经分开我的小肉瓣,在往我的里面钻。
为什么?为什么?明明衹是我的爸爸。为什么会对我交男朋友这么憎恶?为什么会对「他」这么嫉妒?妳是我的爸爸呀~!
疼!——好疼!——撕心裂肺的疼!
「爸爸——好疼——拔出来——啊——爸爸——求妳了——真的好疼啊——」,但是爸爸充耳不闻。
爸爸!妳是我的爸爸!一直疼爱的爸爸!怎么可以对我做这样的事!这是爸爸能对女儿做的事吗?
爸爸!妳那丑陋的东西上,带著女儿贞洁的血!
爸爸!这样的事,妳怎么可以啊!就这样随意的夺取女儿最重要的东西啊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烟一颗接一颗的抽著。灼热辛辣的烟雾充斥著我的气管,反而能让我舒服那么一点点。
脑子里都是女儿和那个男生谈笑的画面。尤其是那束玫瑰花,红的那么刺眼!
宝儿怎么可以那么轻易就和别的男人好上?怎么可以那么随便的有说有笑?
怎么可以?
我辛辛苦苦的养了她十四年!十四年啊!这是赤裸裸的忘恩负义!忘恩负义!
当初那个贱女人,被称作妈妈的贱货。爸爸辛苦工作,省吃俭用。给她买漂亮的衣服,漂亮的鞋,各种化妆品,名牌的包包。我爸爸自己呢?连一块像样的手表都没有。唯一一件能穿的出去的衣服,还是买的二手货。
就是这样!这个被爸爸捧做女王的女人,居然出轨了。还用爸爸挣来的钱供养那个男的。贱货!不知廉耻!
而自己的女儿不也是嘛!我对她那么好。我的一切都是为了她。而她呢?却偷偷的在和别的男生私会。那笑容,在我面前都不曾有过!忘恩负义!忘恩负义!
女人?!怎么都是这样!妈妈那样!怎么女儿也这样!
那个名为母亲的贱女人抛弃了爸爸和我!
女儿也和别的男生开始黏在一起,迟早也要离开我!
怎么可以这样!
他们怎么忍心这么轻易地抛弃对自己好的人!怎么忍得下心!难道,没有一丝感恩的心吗?没有心吗?!
烟一颗接一颗的抽著……
女儿回来了!
我问她。
她居然撒谎!
从前那么乖巧的宝儿,怎么变了?!变坏了!怎么变得和他奶奶一样!
女儿也要离开我了?!就像当初那个女人离开父亲和我一样,投入到别的男人的怀抱!
不可以!不可以!不可以!
女儿是我一手抚养大的!她是我的!我的!我不会让她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!
为了和别的男人私会,居然和最爱她的爸爸撒谎!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的爸爸!
我要惩罚她!我要惩罚她!
我把女儿摔倒在地上。
宝儿衹能是我的!我!
对!是我的!我的!我要拥有宝儿的一切!一切!
看著女儿露出的白皙下腹,和可爱的小草莓内裤。看著是那么清纯,却背著爸爸做那么下流的事。爸爸要惩罚妳!
宝儿和别的男生不就是要这个嘛!
爸爸给妳!
裤子脱掉!内裤脱掉!
明明还是个幼齿的小白虎,乳房也才开始发育,却不好好学习,却背著爸爸和小男生卿卿我我。不可原谅!
我要以爸爸的名义,用创造妳的肉棒,惩罚妳!惩罚妳对爸爸的背叛!惩罚妳不洁的心!惩罚妳淫荡的小穴!
我无视女儿的哀求,无视女的痛哭流涕。
插了进去!
好紧!
我插到女儿的小穴里了!我占有了自己的女儿!
女儿的小穴紧箍著我的肉棒,让我找回了对女儿的拥有感!尤其是肉棒上丝丝血迹,更让我对女儿的拥有感倍增——女儿的处女之身是我的了!衹属于我!
我在宝儿的身上驰骋著。随著情欲的高涨,愤怒在消散。我重新找回了我的女儿!衹属于我的女儿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我放弃了挣扎。认命的卷起双腿,任由爸爸顶著我的下面。无助得看著天花板。衹求能快点结束这荒谬的噩梦!
那晚,爸爸在我身上做了一次又一次。爸爸白白黄黄的东西混著我下体的血,在地板上流了一大摊。
从那以后,爸爸不允许我和男生说话。即使是问男老师问题,也被限制在课堂上。
我参加学校篮球比赛的拉拉队。被父亲知道了。居然赶到现场,在更衣间的凳子上,插进我的身体。惩罚我在男生面前放浪。
我们的男班主任来家访。爸爸盘问我将近半个小时。并在床上,用他的东西对我的身体进行严厉的警告。
男同学来我家还课堂的讲义。我必须发誓,和那男生没有任何的不纯洁。然后吸吮爸爸的东西,直到把腥臭的东西射在我嘴里,以示惩戒。
……
我那个温柔、宠溺我的爸爸哪去了?爸爸变得好陌生!
我的身体明明还没有发育!纤细、稚嫩的身体,衹有小学生的样子。任谁看,都还是个小萝莉。甚至月经都还没有来!
爸爸!怎么能?就这么,把我按在书桌上。对著那里,一下下的顶著。
在我的里面,妳的东西好热!
我的身体,被爸爸顶得好热!
脸越来越红,越来越热!
明明什么都没做,衹是被爸爸顶著。但是,不自觉的张大了嘴,喘息起来。
「爸爸——爸爸——停——下来——」,我喘息著,乞求著爸爸。
但是,每次爸爸都是嘴上说著,「好的——好的——很快就好——」
而实际上呢?!
「宝儿——」,爸爸呼喊著我的名字。衹能说明,接下来,爸爸会更用力、更快的顶著我。
我的乳房还那么的小。乳头更是衹有米粒大小。爸爸!妳怎么下得了口?还含在嘴里撕咬著。
不行啊,爸爸!小乳头好明感的!这样一圈圈的舔著,我好难受啊!我喘不过气来!身体都要融化掉了!
我大叫,「爸爸——停下来——宝儿好难受——要死掉了——」
「对不起!——宝儿——爸爸——停不下来。」,爸爸一边舔著乳头一边说,「衹要宝儿身边——还有——别的男人——爸爸——没有办法——停下来!」
「爸爸……」
「宝儿——宝儿——宝儿——宝儿——」
啊!天哪!要死掉了!
「爸爸——」
下面——爸爸的东西——啊!好像——我的里面——射进去了——呼!——啊!——好多——爸爸的——东西——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看著被压在身下,泪汪汪的女儿。下身的肉棒一点点的变软,被女儿的小穴挤出去。
「爸爸——呜呜呜——为什么?为什么?——为什么要这样?」,宝儿哭泣著,抹著眼泪,呜咽著质问著。
「对不起!——宝宝——对不起!——宝宝——」,我内疚的不断的道歉。
懊恼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夺眶而出。
「爸爸——不哭!」,被我伤害的女儿反过来安慰我。这让我更加我地自容,更加泣不成声!
我一把将书桌上的女儿抱在怀里。哭著说道,「对不起——宝儿——爸爸衹是——衹要一想到女儿要被别的小男生抢走——爸爸——爸爸——就受不了!」
「知道吗?如果不是妳,爸爸早就随著妳妈妈去了!我的生命就是为了妳而活著!我不能没有妳!不能!没有妳,我怎么办啊!」
「一想到妳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我的心——我的心,就焦躁起来!就怕——就怕妳像妳的奶奶一下,离我而去,不要爸爸了!」
「我怕——我怕——我怕极了——」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「这样的爸爸,好差劲啊!」,我说道。
「宝儿——」
我含著眼泪,微笑著,将爸爸的头埋在我的怀里。
「宝儿——」
哎!爸爸!
这样的爸爸,真的——真的——很差劲。
但是,我已经明白了爸爸的心意!依旧是爱我的!
这样的爸爸,差劲就差劲吧!哪怕再差劲!甚至变成魔鬼爸爸也好……
酸溜溜的爸爸——英语课上。
班草扔来一张纸条。
「可爱的小萝莉!放学后,我们一起去买参考书吧?」我微微一笑。爸爸要是知道了,是不是又要惩戒我了?!
我回绝了班草。但是,却把纸条放到了书包里。
爸爸,会发现吗?会吧!
是不是又会……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女儿在书桌前认真的写著作业。我若无其事的,走进她的房间。从她的书包里取出我藏在里面的微型摄像机。当然,也会检查书包、衣物里有什么蛛丝马迹。
甚至,我会在女儿洗澡的时候,偷偷检查女儿刚刚脱下来的内裤。
虽然,我并不认为女儿会和别的男人性交。但是,看看女儿小穴在上面留下的痕迹是否正常,以及闻闻女儿下体清新的味道,我才会放下心来。毕竟,我就衹剩下女儿,这唯一的宝物了!
这是什么?
我突然发现女儿的书包里多了一张很突兀的纸条。
「可爱的小萝莉!放学后,我们一起去买参考书吧?」
男生的笔迹!这是什么啊?约会的邀请吗?
约会?约会!
不!
我拿著纸条的手抖了起来!呼吸开始急促。旁边镜子里的自己的变得扭曲!
就像——就像当初,看见女儿和男生在吃肯德基时一样。
我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,控制不住脑子的胡思乱想,控制不住的对著正在写作业的女儿大吼道:「宝儿——」
女儿的身子一顿,回过头来,居然没有丝毫的惊慌,微笑著问,「爸爸,有什么事吗?」
我举起那纸条愤怒的问道:「妳书包里的那个纸条是怎么回事?」
「爸爸——」
「他叫妳可爱的小萝莉。他为什么那么叫妳?妳们是不是在交往?是不是?
是不是?!」,我上前,用力地抓著她的肩膀问。
「交往什么的,并没有啊!」,女儿低著头说。
「那为什么她会亲昵的叫妳小萝莉?为什么会邀请妳一起去买书?妳是不是也喜欢他?啊?!是不是」,我激动的摇著女儿的身子问。
「班上的同学老师都叫我小萝莉的。我们……我没有喜欢他……真的,喜欢什么的,真的没有啊!」,说到后面,女儿的声音很低,仿佛是喃喃自语一般。
「被发现有这样的东西」,我在女儿面前挥舞著那纸条,「妳说是没有,但是让我无法相信!无法相信!」
「爸爸——无法相信——吗?」
是的!我无法相信!
失去女儿的恐慌让我不寒而栗!慌乱!焦虑!我陷入歇斯底里的边缘!
女儿是我的!我的!我必须找回对女儿的拥有感!
衹能——衹能,再一次,重复——重复……
裤子脱落在地板上,腰带的卡子砸在地上,

给TA买糖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赞赏
情色小说

白玉的艳福

2022-4-19 15:11:44

情色小说

班花 做爱

2022-4-19 15:12:19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